临江仙

朴老师书法:

行香子·秋与|宋·苏轼 

昨夜霜风。
先入梧桐。
浑无处、回避衰容。
问公何事,不语书空。
但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

朝来庭下,光阴如箭,似无言、有意伤侬。
都将万事,付与千钟。
任酒花白,眼花乱,烛花红。

@墨铭奇妙
6月14日

🌚

每天都面临着新的问题
现实再一次告诉我
不要大喜大悲
🌚🌚🌚

郁闷

我怀念的 是 …………

杂记(丁酉年九月十五)

突然之间,就是我在看阿信博客的时候,也就是这句话「脖子跟手臂就整個歇斯底里的曬傷」,我原来的一个朋友,一个被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人,猛的一下浮现于脑海之中。霎时间,他的面容,他的声音,他的动作,他一切的一切,全都放肆地涌入我心间……

想要关上记忆的阀门,却怎么也止不住那洪流,只能放任他在我心头作祟,一点一点的侵蚀我的情感,慢慢地吞噬着那个小小的我,最终隐没在黑暗中。

我为什么会想起他?
或许是他因为他也是射手座,或许是因为他和阿信有着很相似的性格,或许是因为……没有原因,就是突然想起了他吧……

我不想想起他……

我们已经好久没见了,不知道当时的作法是不是正确,我只知道,我们对于那个问题是无法达成一致的,倒不如就这样,只留下彼此最美好的回忆,没有争吵不休和形同陌路。虽然,也曾有过大规模的军事战争,但终究还是签署了和平之约。即使,现在如此,也不负过往。
我觉得你是不会看到这篇文章,所以我把他发出来,因为在2017年,11月,3日,15点39分,我突然就想起了你,十分清楚的想起了你,十分惊讶的想起了你,十分怀念的想起了你。不瞒你说,自从一别之后,你的面庞从未如此清晰的出现于我的脑海中。好像突然懂了李健唱的《传奇》,「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
你说,你骗人的吧,怎么就特别清晰了呢?我会反驳你,不懂了吧,这一次我看清了你的双眼。
想给你写封信,但是永远不会寄出去;想给你打个电话,但却不知道你的号码;想和你见一面,但是永远不会相见。
我很想你,虽然你永远不会知道了。
最近好吗,我的朋友?是不是还在玩游戏?还是沉迷历史无法自拔?
无论怎样,祝你早安,午安和晚安。
my eternal friend


hong

腰背酸痛
肌肉无力
慢慢地我爬上这座山

寒风凛凛
钻进了我高高竖起的衣领
努力地想把脖子缩进我的小龟壳
失败了

直挺挺的走着
感觉上肢与下肢分离
上肢停在原地
下肢则在不停的前进
前进
却漫无目的

感觉天在转
地在陷
想要稳住身躯
却没有支点
恍惚中抓住了什么
仓促一看
是一只泛着白芒的小虫

那小虫扇着翅膀
薄薄的
透明的
似是一触即破的小膜
风云涌动的天空忽的一破
一束微光闪过
穿过那薄薄的膜

我好像看见了彩虹
是七色的
就像书中写的那样

我晃了晃头
大步向前
不回头



我的第一门网课终于刷完了!!!哈哈哈哈哈哈~~~~

杂谈(丁酉年九月初五)

突然很想听一首歌 但是没带耳机 在lofter里找了一下 发现没有这首歌
或许人世就是如此
有的时候 你突然很想看见一个人 很想听见一首歌 很想喝一杯咖啡 却突然发现
「万籁寂静无声 只剩你一人」

很神奇的是 这是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画面「寂静的水面上 一滴水珠在高速放慢的镜头下 缓缓归入水中」

话说 我似乎从来没有看过那首歌的歌词 直至现今 我始终不知道他讲的是什么 或许是欢快的庆祝 或许是多情的聊骚 但在我看来 或许应该是一个沧桑的老男人对于这个世界 对于他的生活 喃喃自语式的悲情的自述
我想 这首歌一定不是一首积极的歌曲 他应该很伤 很丧 很厌世 很无助
疑惑很多 但内心似乎自有陈述 我想我下一次听歌的时候可能还是不会去关注他的歌词 就像是有一篇小说写的那样 当小明在小平(当然这个名字是编的)面前卸下自己以前从未摘下的面具时 小平看着小明的脸 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早已熟识他的面孔 似乎在他心中他就该长这个样子 我想我对这首歌的感情也是如此
说了这么多 竟然还没下课 我真的是很惊讶
所以
……
……
……
我现在很想借一个耳机听一下我思念已久的歌曲 谁能借我一个耳机呢
我在一个破旧的教学楼 二楼 右手边第一个教室 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在线等 挺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