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

杂谈

本来好好地看小说 没想到还看得我满心烦躁
杀破狼只看到了一半多 不知为何本只是为着休闲所看的闲书 却会令人 愈看愈致郁
江南沦陷 我想今生我是不会真正体会到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我身在太平盛世 平生最操蛋的事无非是台湾怎么还不回归 但这也其实就是内政问题 我从未体会过战争 不懂人间疾苦 不知遗民苦楚
遗民泪尽胡尘里 南望王师又一年
不知说些什么 有的时候 就是会想既然如此就要去收复失地 重整河山 但 直至今日 我似乎才有一丝明了 有的时候不是不想而是无能 我知道江南遗民有多疾苦 我知道收拾旧河山有多迫切 可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知顾昀那时心中又有几分苦楚 几分无奈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传闻一战百神愁,两岸强兵过未休。
谁道沧江总无事,近来长共血争流。

评论(1)

热度(13)